您好,歡迎來到中國汽車配件網   請 登錄免費注冊
服務熱線:
當前位置:斯特拉斯堡球队排名 >> 資訊頻道 >> > 市場分析 >> 既有內憂,也有外患,尹明善深陷力帆困局

莱比锡大学斯特拉斯堡大学:既有內憂,也有外患,尹明善深陷力帆困局

時間:2018/7/16 15:14:53   來源:   添加人:admin

斯特拉斯堡球队排名 www.ihxfre.com.cn   “八旬不退,力帆衰頹;后繼有人,力帆騰飛。力帆走過彎路,愧把客商辜負;而今走上坦途,工廠客商同富。商家關照,力帆榮耀;力帆妖嬈,老尹逍遙。”一年前在力帆軒朗和力帆X80的上市發布會上,尹明善的一番慷慨陳詞曾經讓很多關心力帆的人以為力帆真的要雄起了。

  但一年以后,力帆還是那個力帆,沒能走上坦途。5月份,力帆乘用車銷量7661輛,被寄予厚望的新能源車型銷量則僅為302輛,1-5月份乘用車累計銷量45992輛,新能源累計銷量2394輛。

  力帆沒能榮耀與妖嬈,老尹也并沒有逍遙。雖然不再是力帆的董事長,但他仍然是力帆的“教父”,是力帆的實際控制人,退而不休。

  尹明善的汽車夢

  尹明善無疑是中國汽車工業的傳奇勵志人物,2003年,尹明善收購了重慶專用汽車制造廠80%的股份,并將企業名稱改為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正式進軍汽車制造領域。這一年的尹明善已經65歲,但他的傳奇才剛剛開始。2010年11月,尹明善帶領力帆成功登陸A股。上市后,力帆集團市值達到100億,而擁有力帆80%股份的尹明善身家一路飆升到80億。

  2006年1月,力帆第一輛轎車520正式上市,Mini的發動機、賽拉圖的中控臺、中庸到沒有糟點的造型、7英寸液晶電視、DVD和負氧離子發生器、真皮座椅.....從今天的角度來看,這款車的配置依然是稱得上高配,但這款車型并沒有得到市場的認可,當年累計銷量不到1萬臺。而差不多同時上市的比亞迪F3當年的月銷已經突破1萬輛。那一年,也是奇瑞歷史上最輝煌的一年,總銷量達到305236輛,奇瑞QQ和旗云都月銷破萬輛。眾泰也是在那一年走上山寨之路,不過第一款車型2008并不成功。而在之前的2005年和之后的2007年,打贏了和本田侵權官司的山寨大王雙環汽車則分別推出了山寨寶馬X5的雙環SCEO與山寨奔馳smart的雙環小貴族。

  第一款車失敗之后的力帆決心省掉同捷高昂的設計費,直接把寶馬MINI復制粘貼成了力帆320。2009年4月,換個標就是寶馬MINI的力帆320正式上市。而被視為山寨專業戶的眾泰直到4年后的2013年才推出第一款成功的山寨車眾泰T600。力帆320巔峰時期月銷量曾突破7000輛,當然大部分時間銷量都在兩三千輛徘徊。

  在力帆320之后,力帆又推出了山寨寶馬3系的力帆620、山寨福特新款S-Max的軒朗、山寨漢蘭達的力帆x80........

  也就是說,幾乎是從踏上造車之路開始,力帆就一直沉迷于山寨和抄襲。盡管其旗下車型多達十幾款,覆蓋小型車、緊湊型車和小型SUV等多個領域,產品布局完整,但卻始終沒有一款爆款車型。2017年3月上市的力帆X80慘敗,上市之后單月最高銷量是429輛;同日上市的軒朗最高銷量為6654輛,五月份銷量也跌到了1532輛。

  力帆汽車為什么賣不好?

  力帆汽車為什么賣不好,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在核心技術上沒有投入。尹明善與李書福、尹同躍們執著于造好車不同的是,尹明善熱衷的領域非常多,譬如足球,力帆雖然借助足球提升了品牌知名度,但17年也虧損十多億元。再譬如當官,2002年,尹明善出任重慶市工商聯主席,尹明善曾向有關領導表態:“為了把工商聯工作做好,我可以把企業賣了!”。

  力帆本身贏利能力有限,前期主要依賴于摩托車、發動機業務,但后期摩托車銷量銳減,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汽車業務盈利能力卻一直沒有起色。

  沒有資金支持,力帆的自主創新也就只能是說說而已,造型山寨、動力總成老舊,配置老舊、質量問題頻發.......

  在汽車之家聯合益普索汽車發布的2016《中國乘用車市場整車質量表現研究報告》中,力帆汽車以658.2的故障系數排名榜單倒數第四,大幅高于行業平均的486.9。

  在2017年第三期C-NCAP碰撞測試中,力帆軒朗的得分為39.7分,當期最低,只獲得三星評價。完全正面碰撞試驗、40%側置碰撞試驗得分都倒數,而且側面安全氣囊、ESC這些安全配置都缺失。

  在海外市場,力帆看起來很風光,但實際上完全是靠低價競爭,俄羅斯、阿塞拜疆、緬甸、伊朗、埃塞俄比亞、烏拉圭、伊拉克都是汽車工業不發達地區,力帆唯一的競爭手段是打價格戰。

  沒有核心技術、品質管控不嚴格、品牌力低.......力帆的結局只能是跌跌不休。

  命運多舛的力帆新能源

  在臨退休之前,尹明善為接班人布下了“要堅定不移轉向新能源”的任務。“新能源起不來,力帆這個公司就起不來。”尹明善說。

  這對于尹明善來說,既是一種政治敏銳,也是力帆汽車的第二次創業,力帆的傳統汽車業務已經是無可否認的失敗了,只能寄希望于還沒有獨角獸、還蘊含著很多希望和可能的新能源。

  但在新能源上,力帆雖起了個大早,但卻是不折不扣的趕了個晚集。

  按照力帆發布的新能源戰略,力帆將在2020年前推出20款新能源汽車產品,并在當年實現新能源汽車50萬輛的累計銷量。計劃到2020年在全國建換電能源站500座,支撐30萬輛的新能源車租賃規模。

  但現在來看,這個戰略規劃實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公開資料顯示,力帆早在2007年就進軍新能源領域,但其銷量數字一直不見起色。2016年10月,因為數千輛新能源汽車電池標示不符,力帆新能源被財政部取消了新能源汽車補助資格,該型號的新能源車生產資格也被取消,涉及中央財政補助資金1.14億元。

  受到這一負面事件的影響,力帆新能源車銷量暴跌。數據顯示,2016年力帆新能源車總銷量為4343輛,同比暴跌62.98%。2017年銷量回暖,但也只有7738輛,而比亞迪的當年銷量則是113669輛。

  對于力帆來說,沒有豐富的造車技術、經驗支持,沒有掌握核心的三電技術、沒有強大的資金后盾,主推的換電模式又不受政策支持,要想實現新能源上的突破,并不容易。到了今年上半年,力帆新能源月均銷量還不到500輛。

  資金壓力越來越大

  根據公開的資料,2017年力帆傳統乘用車全年累計銷售132794輛,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已經連續兩年虧損,2016年該項數額為虧損2.6億元,2017年該項數額為虧損1.87億元。

  在年度股東會上,尹明善作為大股東發表意見的時候,稱未來幾年有33億元債券將陸續到期。

  為了還債,力帆股份計劃向不超過10名特定對象,公開發行2.61億股股票,募集資金不超過24.8億元,其中的7.44億元計劃用于償還部分公司銀行借款

  除此之外,尹明善還表示會出售閑置資產來還債,“比如南岸區上新街的土地,土地閑置差不多已經10年了,廠房一直空著,我們想辦法處理,正在跟南岸區政府商量?;褂辛Ψν諧倒こУ耐戀?,萬科對我們閑置的土地也有興趣,好幾塊閑置的土地,他們都有興趣,目前正在做盡職調查。”尹明善說。

  在這種狀態下,沒有利潤奶牛,傳統車型渠道拓展、品牌推廣、新能源車型的研發推廣都需要大量資金,力帆的前景堪憂。

  復雜的人事關系

  尹明善的接班人問題一波三折。據媒體報道,2015年6月,尹明善曾在公開活動上表示:時任力帆股份總裁的尚游和時任力帆集團首席科學家、總工程師的陳衛就是他心目中力帆未來的接班人。但兩個月后,尚游就因身體原因提出辭去公司總裁職務,仍繼續擔任董事職務。

  2017年3月,關于尹明善的接班人,還曾鬧過一出烏龍。因為在力帆軒朗和力帆X80上市發布會現場,尹明善表達完要“退位”的意愿后就把話筒交到了副董事長陳衛手里,以致于媒體都以為尹明善是要把董事長一職交給陳衛。

  但力帆第二天就發布公告,否認尹明善退休和陳衛接任董事長,但表示陳衛確實是未來的董事長接班人。

  6個月之后,事實卻與公告發生了出入,原總裁牟剛接任董事長,陳衛仍然是副董事長。

  尹明善對媒體解釋稱:“陳衛的年齡偏大,直接擔任董事長不大合適,所以選擇了更年輕的牟剛。”但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解釋背后有多少看不見的人事斗爭,外人無從得知。

  尹明善曾公開表示,自己是任人唯親而不是任人唯賢,其妻陳巧鳳掌控力帆的財務大權,另一名副董事長王延輝則是尹明善的侄女婿,董事陳雪松則是陳巧鳳的弟弟,掌管力帆體系多家企業,尹明善的兒子尹喜地和女兒尹索薇也分別掌管了力帆體系的部分業務。

  很顯然,一個外來的經理人想要帶領力帆做大做強,先要過的關是力帆內部復雜的人際關系,而這無疑比如何治理好一個企業更難。

  總結

  多年前,尹明善曾經慷慨激昂地發問“到處是豐田,遍地桑塔納,問問力帆人,我們該干啥”,也曾經雄心壯志地表示“誰砸力帆品牌,我砸誰飯碗”。但現在的力帆,無疑是與尹明善的汽車夢越來越遠了。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如何才能讓力帆走出困境,恐怕才是尹明善現在最關心的問題。

  小編推薦:更多汽車銷量數據分析,汽車產量數據查詢請點擊汽車銷量